母亲可能被堵在路上了
分类:大陆 热度:

  母亲的老去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这已经是母亲第N次“折返跑”了。那天中午,母亲去医院拿药,刚出门一会儿,她就慌慌张张跑了回来,喘着粗气,径直走向厨房,“忘记天然气是否关了,看到了,关了。”她的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用回来,打个电话不行吗?”她好像没听见,又出门了,脚步声拖拖踏踏,很重。

  又一天,母亲下楼拿报纸,回来后单元楼防盗门钥匙和报箱钥匙都找不到了,我劝她别着急,“你越找就越找不到,说不定它和你藏猫猫,一会儿就出来了。”显然,她沉不住气,有种找不到誓不罢休的决绝。翻捡口袋,没有;去楼下找,无果。她在屋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我刚才先去倒垃圾,又去开报箱拿报纸,然后又……”猛然间,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趿着拖鞋就下了楼。当她回来时手里举着两把钥匙,还有她忘在楼下的垃圾小桶,钥匙上拴着的小熊仿佛在转圈跳舞,她脸上堆满了笑容。我内心却五味杂陈。

  母亲出门,我越来越不放心,丢三落四,经常闹出岔子。那天直到天黑了,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她还没回来。拨通手机,一声、两声,十声,没人接;再拨,我不停地拨,那边传来刺耳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这是去哪儿了?此刻,我的大脑变成跑马场,各种坏的念头剧烈翻腾,紧紧攥住我的心,想着想着,泪水不觉中从眼眶里滑落出来,砸在手臂上。“不会有事的,母亲可能被堵在路上了。”我安抚自己说道,随手打开微信,消(时间,无意中看到有人一分钟前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寻找走失老人的信息,我转也不是,不转也不是,满脑子都是母亲,内心就像揣着一万只小兔子,无所适从。

  就在我心急火燎的时候,母亲回来了,听到钥匙在锁里旋转的声响,我如释重负,就像当年上学时放学,刚进单元楼就尖着嗓门喊“妈,我回来了”一样,从未有过的百感交集。我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今天医院人多得很,挤不动,回来我又坐过了车,没想到弄到这个点儿了。”按照以往,我会竹筒倒豆子般地嗔怪她,“两站的路走回来,累得腿疼腰椎疼,再去吃药、推拿,自己受罪,到底哪头合算?”抑或是这样说服她,“为了省一元钱,不坐K字号公交,你在寒风里等上个半小时,回来

  晚上母亲和我絮絮讲述了发生在医院电梯里的一件事,那天电梯特别忙,急症一个接一个,等了第三趟,母亲总算上去,还是一年轻小伙子让给她的。电梯内空间不大,母亲旁边是辆轮椅,左边有个人冷不防地抓住她的衣服,把她吓坏了。“抓小偷,快抓小偷……”母亲满脸诧异,这时候,开电梯的大姐说,“别害怕,她患有老年痴呆,但不会伤害人。”说罢,那个人又过来抓她的围巾,鼻涕、唾液抹得满脸都是,也溅到了母亲的羽绒服上。开电梯大姐哄着她说,“你看你儿子来了,给你买了糖葫芦。”她这才安静下来。到了四楼,电梯打开的刹那,一个头发半白的男人打着哭腔说:“娘,你咋又跑丢了?我差点报了警,快出来,慢一点,咱拿完药就回家!”

  说完,母亲摇摇头,叹息一声,说:“她也不愿意那样,有病自己不由得自己,你看人老了有什么好处?”转而,她又说道,“当时我就想她抓住我,也比抓住年轻人或小孩子好,万一对方不理解有个什么闪失。我这个年纪了,啥事都能理解。”

  衰老是每个人的功课,从我们出生那天起,其实就已经开始。可是,面对加速老去的父母,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深夜,阅读周大新先生的新作《天黑得很慢》,作品结尾处如是写道:是啊,天黑得很慢,但有爱就不孤单,有爱就有奇迹。当生命的大幕缓缓垂下的时候,无条件的陪伴就是时间最美的风景:哦,亲爱的她们,因了我们的陪伴而走向幸福。

上一篇:也从第一部“鹰视狼顾”的压抑隐忍迎来全面爆 下一篇:而他本人也因为这段独特的脱口秀表演登上了微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