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眉app为什么看不成了

♂? ,,

,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

突然,十几个保镖从金碧辉煌的大门涌出,黑压压一片瞬间将君浩给围住!

阵容很大,气场很足!沈君浩毫不畏缩,他直接无视掉那些人,一双墨眸勾住盛誉,“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只想跟谈谈,方便吗?”

四目相对,盛誉眸色凉薄,见着他着实令人火气直冒!

他抬步朝他走去,在君浩面前站定,将薄唇轻轻地凑到他耳边。

盛誉声音低沉地警告他,“沈君浩,会为那一吻付出代价,可以做好准备。”

“所有代价冲我来!请不要伤害她!”君浩迎着男人森冷锐利的眸,他皱眉强忍心痛,“她是爱的!不应该去伤害一个爱的人!”

盛誉站直身子,他喉结滚动,声音喑哑得厉害,“她爱不爱我用不着来转达。”

“可在生她的气!是因为我!”君浩焦急地拧眉,满脸沉重,“没错,我是想带她离开,可是她并不愿意跟我走,她说她爱上了,是我自私了,是我失控了,昨晚她从京雅私护医院出来,而我正好进去,偶遇了她。”

盛誉薄唇紧抿,并没有很反感他的话。原因他也想知道的。

见他有些耐心,君浩继续说道,“许久未见的老同学相约散步,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是我坏了画风,是我喜欢她,是我给俩造成了困扰,要生气就冲我来,千万别为难她,她是无辜的,她已经明确地拒绝我了。”

清纯美女拍摄沿途风景

看着他心急如焚将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样子,盛誉并没有多少快感。

他利眸微微眯起,心想,这个男人是有多在乎他的小颖呢?

他不怕死吗?

“不要为难她!”

盛誉眸色一收,声音懒懒的,“我看还是先管管自己吧,泥菩萨过江,哪来的闲功夫管别人?”

沈君浩眼底窜过一抹戾气,“动不动就拿沈氏开刷算什么好汉!”

“谁说要拿们沈氏开刷了?”盛誉瞥他一眼,那样沉稳的神色,像是料定了他会这么说一样的。

君浩眸中闪过些什么。

盛誉告诉他,“我拿开刷照样可以报复得痛快。”

“……”君浩眸色一紧,猜不出他要干嘛,不过他不在乎的,“放过她就好,一切让我来承担。”

盛誉很不喜欢这样视死如归的感觉,他神色懒懒的,故意说道,“放不放过她那是我的事。”

沈君浩双手紧攥成拳,他很不淡定!

盛誉却迈开步伐从他身边经过,唇角还勾着一丝讥诮的胜利的笑意,他径直朝着兰博基尼商务车走去。

所有保镖紧围在沈君浩周围,一个个目光凌厉地盯着他!仿佛要将他凌迟!

他也知道,盛誉刚说的代价是什么。

盛誉和司溟开车离开以后,保镖们才开始朝沈君浩逼近……他眸色一沉,摆出招式,仅过了两秒,他便以一敌十!

皇家一号外的停车场热闹非凡,因为戒备森严,所以没有媒体和闲杂人等。

皇家一号的保镖一个个都身手不凡,经过了特殊训练的,而沈君浩看着温文儒雅,则实也是打手一枚。

但是,以一敌多,难免还是会挂彩……体力上就会处于弱势。

这只是盛誉给他的一点小教训,起先他还占上风,但后来就被人狂殴了二十分钟。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下了车,沈君浩有些站不稳,他视线甚至是模糊的,看到的东西都变得重叠,用力甩上车门,他双手撑在车身,努力保持脑袋清醒。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鼻孔里的鲜水像汗水一样滴落,伸手一抹鲜红一片,他稳了稳才摇晃着脚步朝楼道走去……

一度以为自己会倒在楼梯口,他咬牙坚持。

同样的夜晚,此时,兰博基尼商务车开进了领御,车里灯光昏暗。

驾驶室,盛誉目光盯着不远处那灯火通明,冷漠的脸上没有其它表情。

通话还在继续,他戴着蓝牙耳机。

车子稳稳地停在别墅前的草坪,司溟的声音传了过来,“盛哥,这次危机很严重,影响到了您的尊严与形象,我们必须力挽狂澜。我觉得您有必要跟外界去澄清一下。”

盛誉向来是我行我素的,他才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因他有不在乎的资本。

可是小颖不一样,舆论会逼疯一个人的。

而且司溟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自己要处理好,这让他有了初步的打算。

“盛哥,这样任之下去,对时小姐也不好,走到哪里都要遭人唾骂,毕竟她是从千万女人手里抢了您,然后又伤害您,难免会成为公敌,如果心里防线差,很有可能整出精神问题的。”司溟拿他当兄弟,才会这样苦口婆心的劝说。

盛誉解开安带,他没有急着下车,沉默了一会儿,声线低沉地说,“明早八点,帮我约媒体。”

“好!”司溟唇角上扬,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您回到家了吗?”

“嗯,刚到。”

“好的,晚安。”司溟声音温和,“和时小姐好好沟通一下。”

“嗯。”

通话结束,盛誉取下耳机开门下车。

他走进客厅的时候,管家出来相迎,“盛先生。”

“时小姐在家吗?”盛誉将外套递他手里。

接过外套,管家恭敬地回答,“在,估计这会儿已经睡了。”

盛誉抬步上楼,他步履很轻,那背影颀长高大,将近一米九,一身昂贵精致的衬衣将他完美贴合,一举一动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他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无往不胜的神话,却为一个女人伤了神。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上了楼,他来到了衣帽间,拿了件新的睡袍便进了浴室。

约十分钟后……

盛誉穿着浴袍走出浴室,身上染着沐浴后的清香,头发湿湿的,已经用干毛巾擦过了,因为心情沉重,所以面部表情有些冷凝。

他动作极轻地扭开主卧室的门,刚要迈开步伐时,借着小夜灯的光发现床上被子叠得很整齐。

微怔,他站在门口,眸光扫视四周,房间里并没有她的身影。

盛誉后退一步退出了房间。

所有卧室,他一间一间地寻找她的身影,他脚步很轻,开门的动作也很轻。

管家说她在,她就一定在。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