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视屏app污

完颜飞熊的到来解救了柳大少的危难境地,使其免遭剥削之苦。

女皇对突然出现的弟弟完颜飞熊可谓是咬牙切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老娘动点心思了你才来,你是不是诚心来找茬的。

若非知道弟弟就是个书呆子的缘故,女皇铁定以为完颜飞熊是故意破坏自己好事来了。

几经权衡,女皇终于撒手,任由柳大少哥俩捧着书写着鬼画符的稿纸朝着完颜飞熊苦心钻研的宫苑赶去。

女皇非常了解自己的兄弟,知道完颜飞熊轻易不会踏出宫苑,如今竟然主动出来,肯定是在火龙车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

最终在私人事情跟公事之上,女皇退了一步选择了公事。

白天不行不还有晚上的嘛,没良心总不至于彻夜不归吧。

毕竟柳大少以往的习惯在那里摆着呢,午时而去,傍晚而归。

反正都是到了嘴边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俗话说得好:好饭不怕晚呢。

然而女皇小看了一个男人对恐惧的畏惧,沐浴更衣完毕等待柳大少回来安歇的女皇独守空房到了后半夜。

去了完颜飞熊那里的柳大少竟然真的彻夜不归。

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

女皇本以为柳大少是故意躲着自己,与慧儿挑着灯笼去了完颜飞熊那里一趟,见到殿中挥挥写写,喋喋不休争论的两人,虽然有些幽怨,但是最后还是识大体的悄然离去。

女皇并不知道,自己与慧儿离开之后,喋喋不休的柳大少二人偷偷摸摸的从抽屉里取出两碟精致的小菜,一盆酱牛肉两壶佳酿挑灯对饮起来。

完颜飞熊愣愣的端着酒杯,目瞪口呆的听着柳大哥讲述着自己来金国之后的血泪史,控诉着女皇的种种恶行。

看着柳大少哀声叹气的模样,完颜飞熊脸色怪异的挠挠头。

“来,柳大哥,咱兄弟喝一杯。”

柳大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啃着手里的酱牛肉摇摇头。

“飞熊啊,今天要不是你来的及时,咱们兄弟可能就要天人永隔了,在大龙的时候,大哥怀里坐拥九位娇妻美妾也没有这么累过。”

“大哥后悔啊,当年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她,被她给睡了呢!”

“怪只怪当年哥太小,不懂什么是世道。”

“年少轻狂入了你姐姐的魔爪,从此沦为直不起腰的男人!”

完颜飞熊提壶给柳大少斟满了一杯酒水:“大哥,你确定你说的是我大姐吗?”

“在我心里,我大姐一直不苟言笑,待人犹如冰山一样,哪有你说的那么放…..疯狂!整个一母老虎似得。”

“你今年十八了吧!”

“嗯,刚好!”

“你娶王妃了吗?”

“没有,女人哪有真理有趣,我平时几乎不出门,别说娶王妃了,除了姐姐跟月儿,要么就是那两个宫女,我连女人都没见过几个!”

柳大少脸色一僵,将手里的牛骨头往桌子上一丢,抄水净手拿手绢擦干净后朝着完颜飞熊的床榻走去。

“既然如此大哥觉得跟你没什么好聊的了。”

“太监起码还有个对食的宫女呢!身为王爷,十八岁了连王妃都没有一个,你连太监都不如,本少爷跟你还聊个屁啊。”

完颜飞熊望着倒在床上就陷入酣睡的柳大少,疑惑的挠挠头。

“是你跟我哭诉的好不好,怎么搞得本王里外不是人了呢!”

一夜无话。

醒来的柳大少又日复一日的跟完颜飞熊开始了交流学术的生活。

又是一连着十几日,向来性子活跃的柳大少难得沉下心来跟完颜飞熊静心探讨那些科学知识。

宫苑之中,完颜飞熊一手捧着纸稿,一手握着毫笔望着趴在地上观察火龙车车头的柳大少。

“大哥,你说用铁铸造的车轮代替木头的车轮可以提升速度,可是对于铁轮的质量是一个严格的考验啊。”

“兵造监送来的那些车轮我试了很多次,并不见得就会比木制车轮好上多少。”

“笨蛋,用精钢啊。”

“嘶……..成本会不会太大啊,金国现在的百炼精钢连铸造兵器甲胄的需求都供应不上,眼下姐姐整军备战,我怎么能好开口啊。”

柳明志将脑袋从火龙车下伸了出来,提笔在铺在地上的宣纸上记录着什么。

“我也知道成本大,关键咱们不是没有机床…..没有积累出足够的经验嘛!”

“反正理念我是给你提了,能不能实现就看你自己的了,你也不要急,弄这些玩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你十几年就想把别人几百年弄出来的东西吃透,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咱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给后世子孙打开一条路,至于他们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完颜飞熊咬着笔杆叹息了一声。

“也是,越是钻研,飞熊越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井底之蛙,只怕飞熊穷极一生也别想触摸到真理的边缘了。”

柳明志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几张宣纸塞进怀里。

“你继续摸索,大哥在宫里闷得慌,打算出去转转了。”

“好,大哥早去早回,免得姐姐担心!”

柳明志一愣,脸上带着复杂的笑意对着完颜飞熊摆摆手:“放心吧,你姐姐比谁都安心啊!”

这些日子,完颜飞熊在柳大少的帮助下对火龙车研究的进展可谓是突飞猛进,同时柳大少何尝不是收获巨大。

十几日来,他已经将如何制造火龙车的步骤熟记于心,并且用心做了笔记。

两人可以说是互利互惠,各取所需。

柳大少顺着宫墙内的道路,熟门熟路的朝着皇宫的偏门走去。

这已经是柳大少第四次单独出宫了!

“陛下,柳大人又出宫了!”

正在批阅奏折的女皇动作一停,轻轻地合上奏折将朱笔放置一旁。

“走,一起跟上去!”

“没良心的这几日的反应越来越异常了,看来是要跟朕开始博弈了。”

“是!”

盏茶功夫左右,女皇两人换了一身常服,循着柳大少出宫的路线一路跟了上去。

皇宫外的主道之上,柳大少走走停停,不时地停留在某处摊位之上看着一些大龙没有的稀罕玩物。

有心想要买一点,可是听着摊位老板那犹如天书的金国话,柳大少终于是放下了手里的玩物。

柳大少不远处民巷的转角处,女皇两人静静地观察着柳大少的一举一动。

慧儿眼中满是迷惑之色。

“一如既往,在都城中闲逛乱转,不与他人攀谈,不与咱们掌控之外的人见面,柳大人到底想干什么?”

“慧儿实在想不出,这样下去他到底会用什么办法离开金国!”

女皇默默地摇摇头:“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他越是如此,朕心中反而越是没底。”

“太反常了!”

“城中肯定有他的人马存在,也许是在故意迷惑咱们,令咱们放松警惕,试图找机会跟他的手下接触吧!”

“主上的意思柳大人知道咱们在暗中盯梢?”

“显而易见!走,没良心的又走了,咱们继续跟上去,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柳明志再次走走停停,终于停到了一处庄严的建筑面前,眼中带着好奇的目光。

“大护国寺!”

十多年来,柳大少从未涉足过道观,寺庙这种方外之地,当然如果李布衣那个趴趴屋的道观也算道观的话就当柳大少没说过。

想起了当初带月儿回金国的慧法老和尚,柳大少犹豫了一下径直朝着大护国寺的寺门走去。

顶点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