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国产app会有病毒吗

【 .】,精彩免费!

夺天宴后,各脉人逐一退散,归来。

伴随着的还有各种消息,譬如帝路第一天帝门主归来,重铸神话,以天帝战人君,强势回击谣言,成夺天榜之首。

也有拒封一事,楚岩与师弟望风,对抗天碑山,传的神乎其神。

就在这时,又有一消息疯传,天碑山放出消息,要楚岩的命,夺天宴当日,便有五大脉和一名圣人暗中追杀。

这一消息传出,许多人暗自感叹一翻,楚岩不识抬举,得罪了天碑山,绝代年华,便这样殒命了。

圣人追击,没人相信楚岩能活。

望仙楼中,望月和离仙儿知道这消息后焦急如焚,望月几次想外出打探消息,却都被凝月君主阻拦。

“师尊……”望月银牙轻咬着,对方可是五大脉。“夺天宴上,我传音警告过他,他若聪明,便会知道如何做,何况还有牧天圣人在,应该不会有事,出去,也无济于事。”凝月说着,心里多半也不相信楚岩能活,叹息一声:“可惜了一个天骄,以他

资质,若不陨落,百年后的星海,或许便是他的星海了吧?”

离仙儿在竹林抚琴,琴弦突断,令她生出几番感慨:“当年星河之地一遇,误终生。”

很快,消息传到魔宗。

可爱少女私密照

望风一事,激怒紫雷皇朝,夺天宴后,便有大军征伐,将魔宗笼罩。

为首的,还有一名皇子,紫雷帝君最小的子嗣,也是唯一还活着的皇子,十七岁,名叫紫龙,他看向梦雅,充满贪婪:“梦雅,过了今日,我定要将抓回去,给我当做暖床丫鬟。”

“无耻!”梦雅秋眸冰冷的嗔怒道,梦君及十一魔殿殿主都在,怒视虚空。

“紫雷皇朝是要与我魔宗决战?”

“魔宗也配?”紫龙在一旁邪笑声:“待我父皇将那两个贼子斩杀,便会亲临魔宗,将此地荡平。”

紫茵、古烈等人在一旁心中充怒:“混蛋,硕大天碑山,自诩霸主,却看不得他人强大,师弟天赋卓越,不加入,便要灭杀。”

“是他自寻死路。”紫龙得意笑道,然下一刻,他五官突然扭曲,露出疾苦之色,发出一声咆哮:“不!”

“怎么回事?”魔宗的人不解道。

“皇子,怎么了?”紫雷皇朝的君臣都皱起眉,询问道。

“父皇……父皇他。”紫龙浑身都在颤着,瞳孔中充满了愤怒与恐惧:“父皇他,陨落了……”

空间戛然安静,一道道目光射来,充满震惊和不解,紫雷帝君与五大脉,一名圣人同时追杀楚岩去,如今,紫雷帝君陨落了?

“这怎么可能?”紫雷君臣不敢置信道,他们的帝君,圣下无敌,星海中有几人能杀他?

“难道是楚岩被杀,牧天圣人大怒,杀了紫雷帝君?”有人猜测道,这倒有可能,毕竟一名圣人的反扑,绝非天君能抵挡的。

哪怕有另一名圣人牵制。

然立刻,又有一条消息传出,剑无涯,剑神之剑,黯然,意味着剑神,陨落了?

还远没停止,兽王殿这一日有兽潮爆发,无数大妖仰天长啸,他们的妖王,在追杀楚岩的途中,陨落。

西域星河,星河之王战死,导致一星河之地无主,陷入暴乱。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许多人不禁感叹,牧天圣人这是要发疯了,为了一个楚岩,连斩四大脉。

不过楚岩死了的话,倒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接着有一条爆炸的消息传出,九幽帝君未死,断臂逃回,接着他发出一咆哮之声,声称他九幽皇朝,将不惜一切代价,要楚岩的命。

这一刻,世人都安静了,楚岩,没死?

那也就是说,四大脉之主并非是牧天圣人暴怒所杀?而是死于他人?

接着有人传出当日的情况,五大脉追杀而出,太严圣人被牧天圣人牵制,天帝门以雷霆手段,斩杀四脉,九幽帝君,险些陨落。

所有人彻底惊动了,包括天碑山,都有可怕的怒焰燃烧,太严圣人回归,立刻向上面请命,要亲自率人出击,斩杀楚岩。

——

关于星海的暴动楚岩一概不知,他们一行人回归众圣门后,牧天立刻召集众人。“太严已向上面请命,要擒拿们二人,这一星海,们待不下去了,我现在要将们送走。”在众圣门的大殿中,牧天召集众人道,这一点楚岩并不奇怪,这一次他们杀的,是几大脉最顶级的人,天

碑山一定不会作罢。

“老祖,临近的传送阵已被天碑山封锁了,无法动用。”圣徒天阳踏入大殿道。

“嗯,比我预料的要快。”牧天点下头,并不意外,随即他转身看向叶寻:“叶寻,可能联络到神柱山的圣人

?”

“能。”叶寻回应道。

“现在帮我联系,让对方圣人开启空间印记,我强行撕开空间,将们送走。”牧天说道,叶寻点下头,以神念沟通,许久后他背后便出现一尊苍老虚影,是一名神柱山的圣人。

“空间建立需要三个时辰,们若有未做之事,尽快,三个时辰后,立刻离开。”牧天下命道,楚岩微微皱眉,独子传音给他道:“前辈不与我们一起?”“众圣门虽只是本圣一时兴起所建立,但终是自己一翻心血,我若离开,天碑山必会斩灭这里。”牧天苦笑道,随即看向楚岩,老眼中又绽放出那自信之光:“少主大可放心,本圣虽老了,可未见少主重

登神宫之王位,我还不甘陨落,天碑山,不敢对我如何。”

楚岩犹豫下,终是点点头:“前辈多保重。”

“去吧。”牧天笑道,与神柱山的圣人虚影一同建立阵法。

三个时辰,太短暂了,以至于想与魔宗的诸位当面告别,都无法做到。

“仙儿。”圣女殿中,楚岩漫步而来,上苍仙儿展颜一笑:“听师尊说,要走了?”

“是要离开了。”楚岩点点头,犹豫下,说道:“仙儿,随我一起?”

“会娶我么?”上苍仙儿并未回应楚岩,只是笑盈盈的抬头,美眸望向楚岩,眨了眨。

楚岩一阵尴尬,对于上苍仙儿,他的感情很复杂,有愧疚,有心疼,时至今日,他依旧无法忘记,在上苍岛上,那为了他,拥抱黄泉的少女。

然愧疚,终不是爱,加上他如今的情况,倾城下落不明,青衣又离开。

“仙儿,知道的,现在我没办法给承诺。”

对于这回应,上苍仙儿似乎预料之中一样,美眸中有些失落,但稍纵即逝,她笑着摇摇头:“逗的,众圣门挺合适的,有师尊,还有姐妹们,便不和去了。”

楚岩犹豫下,终是点下头,这对两人而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保重。”沉重的二字,楚岩上前,与上苍仙儿拥抱一下,径直转身了,他没在留下来,哪怕多一秒。

“若回尘间,替爷爷带好,便说……仙儿不孝。”身后又传来上苍仙儿的声音,楚岩用力的点下头。“还有……若有一天后悔,便回来呢,我一直在这啊。”上苍仙儿积压着的情绪,在这一刻,终是喊出,她要以这一生,去守候,楚岩踏出的脚步在这一刻驻足,良久,他抬头看向那无尽苍天,却早已

泪流满面。

楚岩曾质问自己,究竟何德何能,令这样一女孩至死守护。他也想过,与上苍仙儿携手,但他没有,至少现在不行,可他却知道,这是一份情债,他终是要还的。

Tagged